第363章 362开除,没那么简单(1 / 2)

谍海潮生 陌上三边 4771 字 2个月前

第363章362.开除,没那么简单

艾雅看着韩三平哭着跑出办公室,心下不忍,有些纠结地说道:“登欢,咱们是不是太狠了点?”

“我们这种单位,最为重要的就是纪律!如果姑息迁就一个人,很可能就会破坏法度!所以长痛不如短痛,现在小韩还年轻,改行还来得及。”杨登欢正色说道,心中想的却是,对于韩三平这个年轻人来说,离开警察局重新开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乔五德和丁三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丁三没有说话,乔五德却纳闷地问道:“怎么回事?韩三平怎么哭着跑出去了?”

杨登欢叹了口气,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乔五德也感慨地说道:“队长真是好心,这要是换一个立功心切的队长,早就当做功劳报上去了!韩三平立马得按照渎职罪给办了!”

“大家看,这是第二点!”丁三用手在照片上又圈了一个印迹说道:“这个是马蹄的印迹,其中四只马蹄有三只心里模糊,只有一只蹄印非常清晰。所以我判定,驾车的这匹马,很有可能有一只马蹄,最近换了马蹄铁。”丁三又开口说道。

韩三平心里十分憋闷,原本以为这一次还能立个小功,说不定借着这个机会就进了特务科。

高志远点了点头,也不再说话。

路过一大队办公室,发现办公室几乎唱起了空城计,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内勤在整理材料。

“一大队这是忙什么呢?都不在啊!”杨登欢笑着说道。

杨登欢吩咐完了,急匆匆朝着沈岩办公室走过去。他不知道沈岩这一会儿找他有什么急事。

“久闻杨队长仁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丁三也连忙夸了一句。

五大队虽然是刚成立的小组,但却是杨登欢的嫡系,所以底下却有5个小组,比起三大队居然还多了一个小组。

杨登欢居中而坐,左右分别坐着贾富贵和高志远。

“哪能啊,科长一句话,登欢一定随叫随到!不过这不是正办着案子吗。”杨登欢嬉皮笑脸地说道。

关键是这个人老实巴交,平时没有什么是非,每次接任务从来不挑肥拣瘦,干起活来任劳任怨,从来没有怪话。

杨登欢敲了一下门,随后喊了一声报告,听到里面沈岩答了一声“进来”,这才推门而进。

三大队原本有四个小组,每个小组大概七八个人,但是现在坐在会议室中,只有三个组长。

啪!

沈岩手掌重重地拍在茶几上,把杨登欢拍的一愣神。

“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有眼色了?”沈岩笑着点着了火,打趣说道。

“现在按照老丁的推断,咱们把人分一分,从马蹄铁、车轱辘和皮鞋三处入手,画出重点,全面排查!”杨登欢说道。

“科长找你,让你闲了过去。”郑兰说道。

杨登欢从行动队员中提拔了两个人,作为四组和五组的组长。

河北易县?沈岩听了心中一翻,立刻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过现在说出来,为时过早,还是先提前布局才是!

“会不会是其他马匹的脚印?”杨登欢皱眉问道。

“听说钱队长有了线索,带着全队人马出去抓人了!”郑兰在后面笑道。

“得嘞!”丁三爽快地答应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丁三将手里的照片放在杨登欢面前,毕恭毕敬地说道:“杨队长,伱看看这些照片,里面有东西。”

“成!说不定老钱这一次就立功了!”杨登欢笑着说道。

杨登欢正要具体分派人手,听见有人轻敲会议室门,眼睛望过去。

丁三快步走向三队办公室,看到韩三平站在楼梯口,神色恍然,从他身边经过,韩三平没有一点反应。

五大队刚刚成立,长官缺少,除了乔五德和王大嘴之外,其他三个小组组长都是兼职,现在王大嘴也另有任用,所以正儿八经的小组长,就只有乔五德一个人。

丁三听杨登欢肯定了自己的分析,脸上露出一些得意神色。

就在昨天,科长沈岩还满脸笑容地拍着自己肩膀,问自己想不想来特务科?还嘱咐自己好好干呢,今天这算是怎么一档子事?

自己怎么一下子就从有功之臣变成了渎职犯罪了?

“从这几张照片,经过痕迹分析,我找到了几条线索。”丁三指着照片,一边说,一边在照片上画圈,让大家看得更加清楚。

“正想着布置完工作就跟您汇报,既然韩三平已经跟您说了,那就顺便办了吧。”杨登欢说着话,将韩三平的叙述和自己的看法,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杨登欢脸上没有了任何笑容,冷冷地说道:“他这是让您猜忌我呢!”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了!”沈岩见杨登欢进来,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

杨登欢点了点头,用手轻轻敲了桌面两下,这才开口说道:“很好!老丁不愧是咱们局第一痕迹高手,分析起来头头是道。而且通过韩三平所说的情况验证,和老丁的一些分析吻合。比如说马车新更换的轮胎这一情况,已经通过韩三平证实了!”

而且高奇最大的优点,在于他不多管闲事,只要和自己不沾边的事情,高奇从来看不见。

我勒个乖乖,韩三平这个背锅侠,是非当不可了!

“那……”杨登欢犹豫地问道。

“登欢,妇人之仁!简直是妇人之仁!你不知道有句古话叫做‘慈不掌兵’!像你这样没有原则的老好人,我怎么敢把队伍交给你带!”沈岩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郑主任,什么事?”杨登欢问道。

“你小子怎么欺负韩三平了,让他跑到我这里哭诉,说你要开除他,还让我给你求求情,让你别开除他!”说到这里,沈岩笑骂:“他娘的,这小子真有意思,让科长去给队长求情!谁大谁小,傻傻的分不清楚。”

原来的一小组组长谷峰。再也回不来了,杨登欢朝着三大队哪个方向看了一眼,有些黯然神伤。

沈岩听了一愣,脸上笑容瞬间消失了。

丁三说完三点疑点后,不再说话,眼睛望向杨登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