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京都魅魔回忆录(7):这是渡边彻主动开启的故事(1 / 2)

小泽奈津实的一套丝滑小连招打得渡边彻措手不及。

他以前只在轻小说里或者动漫番剧里见识到东京女人的厉害。

没想到京都女人也不遑多让啊!

前两天,小泽奈津实面露忐忑,还有三分的娇羞,柔声细语里表达出来的意思只有一个——

她想要叫他的名字“彻”,而不是和其他同学那样叫他“渡边同学”。

从幼儿园到如今进了星月高中,不知道有多少幼女、女孩和美少女向自己提出过称呼“名字”的要求。

反正渡边彻数不过来。

小泽奈津实是受自己庇护的,渡边彻眼睛不瞎,能看出来她有些喜欢自己。

见她主动提出来,也就没有拒绝,答应了她。

原以为就止步于此了,没想到对方立马就整了个大的。

低头望着靠在自己身上泫然欲泣的少女,渡边彻无奈叹口气。

他不动声色地把小泽奈津实贴上来的身子推开,没有与她拉开很大的距离,说:“奈津实……”

渡边彻同样称呼她的名字:“你要是能拿出像现在这样靠近我的勇气和魄力来面对那些想要伤害你的人,谁又能孤立、欺负你呢?”

“欸?”

小泽奈津实一顿,将要落下来的眼泪止住,她故作姿态地抹掉泪水,觉得自己好看极了。

她听着、思虑着渡边彻刚刚说的话,回味过来,圆圆的脸蛋红彤彤的,一边摆摆手一边急急忙忙地说:

“不,不是的!彻君,我……其实……奈津实也就是在彻君身边才有这样的感觉!那种没有拘束,才会有勇气变得胆大……”

察觉到好像被渡边彻怀疑是坏女人了,这下子小泽奈津实是真害怕到要挤出眼泪来了。

听着小泽奈津实半告白的话,渡边彻装作没听出来的样子,抽出纸巾给她递去:

“我明白的,奈津实是个很好的女孩……所以可以的话,奈津实要一直这样勇敢下去好吗?

“在高中迎接新生,换个不一样的自己去读理想的大学。”

点头答应下来的小泽奈津实擦眼泪,她心里还不忘记盘算,准备好好珍藏渡边彻递来的纸巾。

“至于其他的,奈津实有什么可怕的呢?不管是体育班的横山同学,还是远藤同学他们……如果那位国中的同学没有说谎,那么不管他们什么下场,都是他们主动招惹来的麻烦。

“抱有恶意对待我们的,我们要以牙还牙,以直报怨。但同时也要谨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

再多的渡边彻就不想和小泽奈津实多说了,渡边知道她的想法,这也是在敲打她。

“奈津实知道了……彻君,谢谢你愿意听、也会给我说这么多。”

哪里就真的那么害怕呢?

她和早乙女可是朋友。

小泽奈津实是知道自己的,她只不过想在渡边彻的心里占得更大的份量而已……

4月24日,新的周一。

因为周一上午第一节课就是外语课,水无月?多萝西娅?千早[Minazuki?Dorothea?Chihaya]在开学的时候就跟A班的班主任商量过,把周一的早会交给她来带A班的学生晨读,练习口语。

周一的早会很特殊,但班主任知道水无月的背景有大又硬,就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渡边彻进了教室,同学和他一一打招呼,他都热心回应。

只有早乙女叶月是例外。

哪怕渡边彻主动对她说“早上好”,也只能得到对方轻轻的点头,从未有过同样的回应。

以前渡边只当她胆小、社恐、怕生,大概率是个i人?应该是这么称呼的吧?

反正他是没怎么在意的,但周五傍晚小泽奈津实告诉他那件私密事后,渡边彻起了疑心。

怎么感觉像是个白切黑?

仍旧只得了点头示意,连眼神都没有直接接触,渡边彻拉开椅子坐下,拿出外语课本,准备再默读两遍今天要大声晨读的英文对话和英文课文。

“要糟,先别聊天了啊!马上水无月老师就要来了,《赤壁赋》可真难……”

“是的……好无语!京都人学什么中文?我们又不是东京那群哈巴狗。”

“没事没事,反正水无月老师的教学水平是公认的差。我们能考上星月高中,学力肯定在全岛国的高中生中都是名列前茅的,背不出来肯定是水无月老师的错啦~”

“哇,杏美酱你可真敢说~哈哈哈!”

“呃,,,话说,当狗的不是我们京都人么……”

“………”

聊天气氛火热的A班倏然一静,而后引发了不小的骚动。

渡边彻注意到全班同学的齐齐往教室门口看,远藤崇、久野祐一、山口雄等人来上课了,后面还跟着两个别班的学生。

他们的脸上全都缠着纱布,只露出眼睛、鼻子,像刚出土的木乃伊。

顶着全班学生疑惑、诧异的目光,在交头接耳中,远藤崇一行六人低头走到班级最拐角的座位。

他们分成两排,跟那个下雨天一样,不远不近地土下座跪向早乙女叶月,乞求得到她的原谅。

没有人继续说话了,远藤崇等人的土下座给A班的学生们带了点小小的震撼。

良久的沉默中,早乙女叶月没有给他们回复,只不时翻阅着手中的课本。

教室后面的六个人一直保持着土下座的姿势,不敢动弹。

怪异的氛围下,A班全体学生噤若寒蝉,一个个地全都没了与座位附近同学聊天的兴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