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在路上②:纪子小姐,他抛下我去陪了妻子。(1 / 2)

“这不是很明显么,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早乙女叶月对清水纪子轻轻笑了笑,侧眸看了她一眼,若有其事地道:

“纪子小姐……很好看懂呢。”

“欸~?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当然!所以是发生了什么?纪子小姐是做了什么保养吗?”

早乙女叶月赞叹着她:“今天我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纪子小姐浑身都散发着女人的光彩和魅力呢!

“真羡慕啊……”

纪子只以为早乙女在羡慕自己今天的美丽,她也没对早乙女的询问做回复,同样回夸了几句:

“别只夸我呀!我看早乙女小姐的水色并不比我差啊……

“皮肤细嫩红润有光泽,看起来就滑滑的,摸起来绝对又香又软。”

纪子有些痴女发言了。

不过她也并不是在尬吹硬夸早乙女。

早乙女叶月的肌肤经过渡边彻也昨夜短暂的滋润后,的确是令人爱不释手的光滑水润。

清水纪子侧身靠着车座,眸子里的早乙女叶月化了明艳的妆容,镶边眼镜下的细长眼线颇有气势。

同时纪子发现早乙女好像很喜欢黑色和绿色,她今天穿的衣服还是出自Anteprima品牌。

黑绿相间、拼接的成衣长裙,版型是几何不规则图形的风格,配上她的品貌,更加地突出早乙女叶月冷艳、高贵的气质。

而对于纪子的赞美,早乙女学着她说话:“欸~?我表现得也这么明显吗?”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清水纪子也学着早乙女叶月,反问:“那早乙女小姐是发生了什么让皮肤、水色变得这样好的呢?做了什么保养啊?”

红灯,早乙女停好车。

她侧眸,面上笑吟吟地:“我呀,和纪子保养的方式是一样的喔~

“我们做了同样的保养呢~”

“……欸?”

清水纪子往左歪了歪脑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和自己做了同样的保养?早乙女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纪子是知道自己今天气色这么好的主因根源,无非就是彻也昨晚……

虽然有些做过了头,但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

那早乙女小姐是……?

她清冽如橘的眸子满是好奇,倒映着对方注视红灯的身影,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在等待女人的倾诉。

“抱歉我说的话可能会有些唐突……”早乙女叶月开口了:

“内个就是……纪子小姐,昨晚应该有被渡边老师好好疼爱了吧。”

“!!”

被早乙女小姐的虎狼之词吓到,纪子想要摆手解释什么,却发现无论什么解释都是徒劳的。

20多岁刚毕业、才入职工作的年轻人,还是新婚夫妻,要对外说没有X生活这种话,谁会相信?

他们只会私下里嘀咕——别看这对新婚夫妻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年轻力壮的,指不定谁身体出了什么毛病。

一般来说,都是男人有隐疾。

然而事实上,最大的问题却是来自清水纪子,这点她心知肚明。

于是纪子停住伸出来的手,她没有摆手否认,只放下来搭在腿上。

两腿紧闭,背挺得笔直,阳光从车窗照下来,尽管经过车膜的过滤,仍旧热得纪子的脸通红。

“……啊,,是的呢,说得也是……早乙女小姐这样问我,是因为他昨晚也来找早乙女小姐了吗?”她想起来什么,很快做出了应对。

而纪子口中的“他”就是初次见面时,早乙女说的那位同班同学。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